我有故事,讲给你听。
诚如你之所见,我是鱼肚。

 
我决定退圈 实际上,我早就不在圈里了。其中原因有二:第一个,由于我实际参与只有aph一个圈,而最近国际政治非常的一言难尽,便觉得历史国家与政治,不是我本人可以揣测的,不论以什么样的表现方式。谦逊的说,我还有太多人间事不了解,不敢妄言。第二个,就是关于所谓脆皮鸭文学。同人文,到底是哗众取宠居多,还是真情流露居多?到底是色情暴力居多,还是撑起平权大旗居多?可以思考,我不断言。如果你思考了上面的问题,那么我推荐你看《骄傲》这部电影,也许会有一二答案。这个号还是会留用,主要用途大概是放一些照片,摘抄,和个人写的小破诗2333,说不定还会有一些手工作品。我依旧不放弃文字,但要去写我愿意写的故事了。所以,请尽情取关,...    2
天津记事簿(美食组) 怎么回事?重发again。还有,现在lofter广告这么多啊 美食组短篇,背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抗/战) 1.一场酒宴集了天津各界的名流。名媛小姐领着高官在舞池里翩翩,那些个高官的夫人在边儿上盯着旗袍的开叉直翻白眼。跑腿的小警察点头哈腰地给警察局长递烟递酒,局长大腹便便动弹不得,一伸手没接着就把那寻常老百姓家见也没见过的洋酒全喂了地毯,局长脸色不悦,反手一个耳光扇得小警察满眼白星。一伙穿戴整齐,神情紧张的保安站在大厅东西南北各个角落里,眼皮眨也不眨得盯着来往宾客。突然一个最壮实的保安像拎鸡仔似的揪起一个小年轻,精瘦的青年人被这么一提仿佛就要从西装里掉出来,拿出邀请函给保安过目才好不容易被放...    17
历史遗留的相似之处(美食组,国设) 一九六四的年初,从北方极寒的冻土和太平洋东岸落基山上吹来的冷风裹挟着整个世界,全球为之冷颤。这是王耀难熬的一段时候,他没有来由的觉得自己失了依靠,如履薄冰。然而,这比起最难的日子仍旧还差点。他没想过会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恰逢一个法国人。但弗朗西斯,那个法国人,不期而至。 “你来了。”接待他是在一间普通不过的屋子,方正的桌,铁做的茶杯,四周水泥色的墙,高高挂着那位嘴下有痣伟人,俨然社会主义最初的模样。“我来了,将军*让我来。”弗朗西斯低头去把玩那一只粗制茶缸,回忆起曾从天朝上国朝贡而来的瓷器,他最爱其中一种叫做冰裂纹的瓷,未有敲打却布满裂痕,好像如今局势,说破,全盘皆破,玉石俱焚。王耀能从他那副憔...    51
   2
往事不能随风(红色组) 「 时代可以左右一段爱情,但是,无论时间如何洪荒,它带不走爱情。」 伊万和王耀是战友,在东北打过仗,打日本人。打仗的日子过的提心吊胆却也痛快,子弹手榴弹炮弹的你来我往间,战争就结束了。伊万和王耀都保住了命,也保住了胳膊儿腿儿和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这在能活下来的人里也是实在罕见。两个敢上去拼刺刀的人怎么能没负过伤?伊万的大腿中过枪子,养伤的一个月里走路有些摇晃,后来伤好了一点竟都不跛,只是落下了雨雪天腿疼的毛病,王耀和他说过等不打仗了,带他去南方,南方的太阳红艳艳,殊不知南方其实更是阴冷。王耀总是爱讲自己战争年代的往事,却每次都闭口不谈他屁股中弹的事儿。给他屁股蛋上药的时候伊万笑话王耀屁...    47
国设段子(西北风) -其实弗朗西斯挺能打的,早年的时候在欧洲跟人干,干赢了,也干输了,挥着剑到处分殖民地,后来也到东方来分过一杯羹。布拉金斯基更别提了,前前后后死过的人流过的血说不定能平了北冰洋,他发狂世界都跟着颤。那他俩?弗朗西斯心想是没了这熊崽子自己就是一不败神话,布拉金斯基更是,瞥一眼那欧洲娘炮心尖火烧火燎,疼的要命。(俄法战争火烧莫斯科) - 王耀是个奇人(其实根本不是人),做国的尊严一开始摆的高高的,后来摔了个狗吃屎。低下了头一看被这世界吓傻了,他到底也不傻,打打杀杀,摸摸索索,走上了现在的路子,发誓要一条道走到黑。光这点,弗朗西斯和伊万不在表面上说,心里却也是唏嘘。他俩也想这么走,结果走了...    21
   4
你我之间(西北风) 弗朗西斯是个有魅力的人,很难言说他的魅力所在,偏要说的话就像是,年轻的人看他永远觉得他无比成熟和独具风情,而稍上了些年纪的人看他却觉得他青春永驻。 没错,这就是弗朗西斯。他确实值得所有人向往,所有人渴慕。 但是作为他毕生所爱——伊万.布拉金斯基,对弗朗西斯有着不一样的看法。他确实很帅,伊万想,但是伊万从未觉得自己有一丁点配不上这个法国人。这不是对于容貌,对于言谈举止的自信,而是对于胆识的自信。 是的,伊万想,我敢爱他。 他敢去爱那个收到无数玫瑰花又送出无束玫瑰花的梦中情人,他敢于追逐并表达心中所爱,他有那份胆量说:弗朗西斯爱我,且只爱我。 伊万是对的。自从弗朗西斯吻过他之后再没有出过...    12
   9

© 魚肚 | Powered by LOFTER